Ctrl+D收藏此页 下賤的淫奴妻(財經系的系花) [4/8]

我隨手放了一張盤到計算機裡粗略的瀏覽了一遍,也是那種不堪入目的性虐畫面,裡面那小子把這個女人綁在椅子上,用女陰擴張器撐開她的陰道,用一個算尺測來測去的。我心裡大罵這小子真他媽變態,學什麼金融嘛,應該去學專門的人體器官研究,進銀行工作真是屈才了。

正當我想著捉住這小子以後,把他那兒割下來,讓他自己也量一量的時候,突然聽見門外有些響動,我想應是阿力回來了吧,走到貓眼前一看,卻是吃了一驚。

門外一個女孩正將鑰匙插進鎖孔裡,這時我已經來不及去關計算機什麼的了,乾脆就站在門後。那女孩打開門溜了進來,我一手抓住了她,還順手關了門。

「你……你什麼人?」那女孩顯得很吃驚。

這時我也看清了那女的臉,又是一驚,竟然就是在計算機上被那小子淫虐的那個女孩。她穿著一身淺綠色的吊帶裙,一雙美腿肉光緻緻的裸露著,腳上穿著白色的運動休閒鞋。

「是你!」我低聲說。

「你認識我?」女孩狐疑地看著我,將我抓著她胳膊的手甩開。這時房間裡的計算機正好傳出一陣高亢激烈的呻吟聲,女孩呆了一呆,臉有些紅了。

「你是誰?」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過來問她。

女孩一臉警惕的打量了我好一會兒,突然說道:「我是X濤的女朋友,你就是那個騷貨的老公吧?」

她對妻子侮辱的稱呼讓我很難堪,換了在以前,誰要敢在我面前這樣說我妻子,我肯定是不答應的,可我現在連辯駁的勇氣都沒有。

「X濤在什麼地方?躲哪去了?」我問她。

她沒有回答我,而是轉身走進了放計算機的那間房。屏幕上那小子正在用一個小巧的金屬鉗子擰住她的陰蒂往外拉,她閉著眼睛大聲地呼叫,下身顫抖著噴濺出一股股水花,也不知是尿還是淫水。

我跟在她身後,有意看了看她的表情,竟是臉色如常,不禁心裡暗暗佩服,這都是什麼人啊!這樣的情況下還表現得若無其事,和那變態小子真是絕配。

「好看嗎?這些玩意你老婆也全都試過。X濤給我看過錄像,你老婆表現得比我還騷,爽到在那叫得是一塌糊塗。我知道是哪張牒,要不要我找出來放給你看看?」

「我剛才問你的問題,你還沒回答我。」我冷著臉說。

「你是問他嗎?他已經……他已經躲回老家了。你別看他人高馬大的,其實膽子忒小,玩女人的時候威風,有了事躲得比誰都快。」

我不知她的話是否可信,但看她的樣子好像對那小子並不是很在乎。她姿勢優雅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目光毫不畏懼的與我對視。

我反而有些受不了她的目光,彷彿是要扳回面子似的,我故意指著計算機說:「你這種女人是不是有病?竟然喜歡讓男人這樣玩,太讓人噁心了,做婊子的感覺很好嗎?」

她也不生氣,竟然還笑了起來:「感覺好不好,你可以回去問問你老婆。X濤給我說過,你老婆在床上浪起來可瘋呢!什麼都敢玩,有些我沒敢試的她都玩過,要說婊子,你老婆是最下賤的。」

她的話讓我感覺自已像一個小醜,羞愧得幾乎想要鑽到地底去,我們又回復到一言不發的目光對峙。計算機裡那小子已經開始在操這個女孩了,屏幕上兩具白花花的肉體糾纏在一起,粗重的喘息聲和淫蕩的呻吟瀰漫房內,而我們兩人卻在冷冷對視,氣氛怪異之極。

這時那女孩突然交換了一下併攏著的雙腿,我敏銳地發現她裙下閃過一片肉光,心裡突了一下,這女孩似乎沒有穿內褲,聯想到昨天妻子也是這樣光著下身去幽會的,一個邪惡的念頭在我心裡冒出來。

「你小子玩我的老婆,我就玩你的女朋友,一報還一報!」我暗暗想著,目光開始在女孩的身體上下遊動。

這女孩還是挺漂亮的,相比妻子嬌媚的鵝蛋臉,她圓圓的臉很可愛,齊耳的短髮,皮膚也很白皙,身材雖不像妻子那樣高挑,但屬於嬌小玲瓏型,該鼓的地方鼓,該瘦的地方瘦,曲線迷人,和妻子身上那種成熟女人的韻味不同,她的身上充滿了青春野性的氣息,尤其是那雙明亮的眼睛,時時透出一種精明。

那女孩感覺到我目光的變化,終於有些不自在了,把頭低了下去,可這時我的思想已經全被那個邪念佔據了,加上計算機屏幕上淫亂畫面的刺激,我低吼一聲向她走了過去。

「你想幹什麼?」女孩緊握著雙手站了起來。

我一把抱住她的腰,伸手就拉下她裙子的肩帶,她肩部的肌膚抓在手裡的感覺柔軟豐膩,我的手順著就向她的胸部摸去。她在我懷裡掙扎著,但想當初我也是校籃球隊,手上的力量豈是她能比的,一隻手就將她牢牢控制住,另一隻手已經把她的裙子脫到腰部,還扯掉她的胸罩,她的整個上身已經赤裸裸地全暴露出來。

女孩見掙不過我,低頭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哇……」痛得我直抽冷氣,抓住她的一隻乳房狠狠一扭,「礙…」她也痛得叫出聲來,咬我的嘴總算鬆開了。

我怕她再咬,扭著她的乳房沒有鬆手,狠狠說:「你再敢咬我,我捏爆你的奶子!」

女孩點了點頭,神色一片迷離,竟是不再掙扎。我放開了她的乳房,推著她到了房裡的行軍床前,讓她彎腰雙手撐在床上,將她的裙子剝了下來。

她果然沒有穿內褲,堅實而充滿彈性的臀部向後翹起,我把手從後面伸進她的下身,發現她的私處竟然已經濕潤了,滑膩膩的淫水浸滿了肉縫。他媽的!果然不愧是受虐狂,被強姦也會流淫水,還流這麼多。

還有一點讓我驚訝的是,她的私處乾乾淨淨的摸不到半點陰毛,手感十分順滑,感覺就像是在摸未成年小女孩的陰戶。


「賤貨,你濕得還挺快,讓我看看你那張騷屄被玩爛了沒有。」我一邊說著一邊脫下褲子,站在她身後,挺著陰莖就插了進去,「啊……

」她仰起頭叫出一聲長長的呻吟,翹高的屁股竟配合著向後聳動了兩下。

我一手撐著她的屁股,一手抓著她的頭髮,迫使她擡起頭,下身猛力沖頂著她挺翹的臀部,肉棒在她濕透的陰道裡反覆用力抽插。

她「嗯嗯啊氨的呻吟著,後翹的臀部越撅越高,還前後擺動,到後來我感覺已像是她自己在套弄我的肉棒,這種感覺大大打擊了我的報復心理,我不甘心地伸出兩根手指,對準她緊閉的肛門插了下去。

「啊……你……」她的臀部一陣顫抖,突來的襲擊讓她的陰道一陣劇縮,夾得我的肉棒差點射精,不過這種滋味確實美妙,我一邊抽插肉棒一邊抽動手指,很享受這種陰道緊夾的刺激。

「賤貨,你還不錯啊1我舒暢地吸著氣,瀟灑地挺動著屁股。自從那次跟丟了妻子的車,我就一直很鬱悶,像這種舒爽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了,我想起那櫃子裡的東西,一邊幹著她一邊推她到櫃旁,伸手拿了一根粗大的電動陽具,對著她的肛門插了進去。

「啊……」這一次她的叫喊聲很痛苦,狂亂地搖著頭,但我沒有絲毫惜玉之情,繼續將那根電動陽具直插到底,打開了開關,「唔……唔……」女孩已經要哭泣起來,整個身子顫抖著往地上癱,要不是我強攬著她的腰,她已經支持不住了。

我也是氣喘籲籲,在她肛門內轉動的電動陽具隔著一層薄薄的肉膜摩擦我的肉棒,那種刺激太強烈了,弄得我都不敢抽插,就這樣抱著她的腰又慢慢回到行軍床。這次我沒用後進的姿勢,將她仰放到床上,整個人壓上她嬌小的肉體,肉棒插進她陰道裡一陣狂抽。

「啊……啊……」她大叫起來,四肢緊緊纏住我的身體,全身像失去控制似的劇烈抽搐,陰道裡的淫水更是瘋狂湧出,順著臀縫往下流。

我這時也到達了快感的頂點,陰莖頂在她的體內深處噴射著,她陰道裡的每一次抽縮就像是一隻擠弄肉棒的小手,讓我不可遏制地一射再射,直到最後癱軟在她身上。

我還沒喘夠氣的時候,門響了,阿力叫門的聲音在屋外響起,我勉強起身去開了門。

「哇!老峰,你這是怎麼了?不會氣成這樣子吧1阿力見我一副喘氣的樣子。

我指了指房間裡面:「那小子的女朋友來了。」

阿力在門口看了一下,回頭對我說:「老峰,你這可玩大了。」

「怕什麼!我恨不得剝那小子的皮。這婊子賤得很,就是計算機上那個,她敢說出去,我把她的錄像全傳到網上。」

我見阿力眼睛轉溜溜的,從小一起長大,哪還不明白他的意思:「怎麼,你也想試試?」

「我幫你報仇。」阿力直接脫了褲子,走向行軍床,床上的女孩還在高潮餘韻中,阿力俯身抱起她,讓她四肢跪在床上,騎在她屁股上將肉棒插了進去。女孩呻吟了兩聲,本來閉著的眼睛睜開了,目光中竟有一種很享受的愉悅,扭動著屁股迎合阿力。

我穿好衣服坐在客廳裡,耳裡不時傳來阿力和女孩的呻吟喘息聲,這女孩剛進門時表現得精明幹練,樣子也很清純,哪知一到床上,竟是如此淫蕩,不由得又想起妻子,她平時何嘗不是高貴端莊、儀態萬方的模樣,時時都注意自己的形像,真正是做到了「笑不露齒、行不露履、坐不分腿」,可在錄像上她的表現卻是不一般淫賤,不但任由那小子淫辱虐待,還讓他射在嘴裡,想起半年來和她纏綿接吻的情形,我心裡就是一陣噁心。

這時阿力和女孩已進入尾聲了,我走進去看時,只見阿力一臉滿足地抱著女孩,那女孩也是臉紅紅的,嬌聲喘息,表情風騷無比。

阿力穿好衣服就把女孩抱起進了浴室,還把我叫了進去,他讓我像把尿那樣抱著分開女孩的雙腿,他用一塊毛巾浸濕了熱水擦洗女孩的下身,還把熱水灌進女孩的體內清洗,這一弄又讓那女孩呻吟連連。

我不禁再次佩服阿力,果然不愧是專業人士,懂得吃完後擦嘴,消滅證據,像我就傻傻的只想到用光盤威脅,你真把人家弄急了,大不了魚死網破,告上法庭,那就吃不了兜著走了,要知道輪姦可是大罪。

阿力做好一切善後事宜,對我說:「老峰,看樣子那小子躲起來,我會托人幫你留意的。今天我就先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阿力走後,女孩也重新穿戴衣服,她穿裙子時,我看見她白膩的乳肉上留著五道紅紅的抓痕,那是我扭她乳房時留下的,此時看上去觸目驚心,可見我當時確實粗暴。她絲毫沒有在意那塊傷痕的意思,而是對我說:「你把我的光盤和照片還給我。」

「這些東西不會給你,我也不會外傳,但你要是把剛才的事說出去,你就等著變名人吧!」

女孩看著我突然笑起來,一邊笑一邊說:「你這麼緊張幹什麼?我又沒說過要告你。這種遊戲我玩多了,可能你還不知道吧,X濤除了喜歡玩虐待,還喜歡玩群交,他有兩個同好的兄弟,一個叫鐵蛋,一個叫勾子,三個人經常在一起玩輪姦遊戲。」

我說這女的怎麼表現得這麼鎮靜,被輪姦了沒一點悲憤的樣子,原來根本就是個爛貨。

「這兩人叫什麼?住哪裡?X濤是不是躲到他們那裡去了?」

女孩看了我一會兒,說:「他們三個是同學,鐵蛋叫鐵XX,叫他鐵蛋是因為他的蛋蛋很大,他是XX證券公司的,住在城北XX路XX小區,具體哪間房我不知道。勾子不姓勾,叫王X,叫他勾子是因為他那根東西立起來是彎的,插進去弄時很舒服,他畢業後沒找到工作,在外面晃呢,居無定所,住哪我也不知道。」

「你這麼清楚,肯定是經常和他們鬼混吧?」我嘿嘿冷笑。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铃木心春,艹在线播放,老逼,私人玩物在线播放-bzslh88.top